【旭日董升】【PWP】赎罪

他现在脑中唯一清醒着的紧绷神经只是在反复告诉他,他正被眼前的男孩按在教堂正中的台阶上干。男孩将他牢牢罩在身下,像个护食的小兽一般,而男孩的唇正吻在他的侧颈上,绵柔的亲吻只使郭虹旭原本就紧绷的肩背抖得更加厉害,男孩感受到了他的颤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一双原先按在地上防止郭虹旭挣脱的手空出了一只,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别怕。”男孩的声音带着与生俱来的低沉与磁性,温热的气息拂过郭虹旭的耳侧,非但没使他放松下来,反而抖得更为惧怕。教堂的构造使得细小的声音也会被放大,而郭虹旭脸皮薄,他咬着唇,呻吟声细碎地被他憋在嗓子里。

郭虹旭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他是南京这座小教堂的教父,从毕业起便呆在这儿。某天傍晚,等人都散了去,郭虹旭正准备关门时,却发现一个穿着学生装的男孩坐在教堂门口的台阶上睡着了,男孩脸上还带着伤,睡得很沉。郭虹旭见他也没人管,便好心将他留在了教堂。男孩后来醒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他道了声谢便离开了,后来郭虹旭常常发现他一早便会出现在教堂里,一直坐到所有人都走了,他才离开。

而今天男孩却没有像平时一样随着人群离开,而是确认最后一个人离开后,关上了教堂的大门,走到正在收拾东西的年轻神父身后。“怎么了吗?”董攀看着神父一双干净而带着笑意的眼睛。郭虹旭似乎站了一天累了,便很随性的坐在了教堂中央的台阶上,还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空缺位子示意董攀也坐下。“我想赎罪。”董攀望向郭虹旭,今天他穿了件白色的长袍,柔和的光透过彩窗照在他的身上,显得神圣而干净。

“你可以慢慢说。”郭虹旭看上去无害而乖巧,他天生生了副没有半点侵略性的娃娃脸,无论干什么都给人一种听话顺从的样子。比如他现在正为侧着头看着董攀——白净的侧颈充分暴露在空气中。

董攀单膝跪在台阶前,与他目光相对,郭虹旭只是歪着头笑着看他,却忽的感到被一股力量猛地按住,一个陌生的触感在他的身上游走,从颈脖滑到锁骨,再顺腰线向下,在落到郭虹旭腿上时,郭虹旭肌肉下意识紧绷起来。那双手的主人将赘余的长袍卷起,郭虹旭感到下身被暴露在空气中的冰凉触感,接着对方温热的手顺着他的大腿深入,当对方的手触及那块未曾开发过的深穴时,郭虹旭开始害怕了起来。董攀察觉到了他的害怕,将他罩在身下,一只手牵制住郭虹旭的挣扎,另一只灵活的解开郭虹旭身下最后的一点屏障。“别,别。”猎物的乞求声只会激起捕猎者更深的猎食欲。

手在下半身不断做着扩张动作的同时,董攀别处也没闲着,他低头衔住郭虹旭胸前衣物的口子,用舌头一点点挑开了本就松松垮垮的扣子。神父的肩暴露在空气中。董攀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一串细碎的吻。

“你不想知道,我想赎的罪吗?”董攀故意蹭在他的耳边说,温热的鼻息将那人原先白净的耳廓染得通红。

“主啊。”郭虹旭感到下身被一个炽热的东西抵住,男孩扩张的手法生疏而青涩,也许是第一次做,也许是临时起意,润滑的也没带一个。他粗暴地插入,紧绷的穴口被硬撑破了块,流出的血却刚好为他们做了润滑。

董攀没有什么老练的做爱经验。初尝禁果的少年还沉浸于品尝其滋味的欢愉之中。

“而他现在在我身下。”董攀粗暴地抽插着,自顾自地讲着。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施加者。

而承受者却忍不住疼的轻哼出声。董攀这才意识到自己将身下的人弄疼了,放慢了动作,尽可能温柔地轻吻着对方的侧颈。

郭虹旭发现对方无论如何也不愿与他有过多的正面相视。他试着转过脸去,却被对方的手按住颈脖,也不知是警告还是爱抚,他慌得又颤抖着转回去。

郭虹旭不知道自己被对方按在身下操弄了多久,他感觉对方关键时刻抽了出去,射在了外边,又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

但是郭虹旭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去多说,他的嗓子有些哑了,一牵动声带便有干涩的疼。

再见到董攀时,对方早已换了一副模样。董攀也是仔细靠近了才认出,那个跟在赵司令身旁的白西装少年竟是那日承欢于他身下的年轻神父。郭虹旭今天换了一身收腰的白色燕尾服,一张总是带笑的娃娃脸上此刻却如结了霜,只有在与赵司令等人交谈时才融作了春水,露出他无害的笑与那双笑起来格外好看的眉眼。

董攀靠近了些,他听见了旁边几个宾客的交谈。“你说那个,是赵司令的弟弟?”“嘘,认的,你懂得,谁知道底下多脏呢?”“赵司令竟然好这口…….”“我怎么觉得这么面熟?”“你莫不是跟赵司令好同一口吧?”

董攀感觉自己脑子乱哄哄的。他有些愤愤地将自己杯子重重往一旁桌子上一按,倒是惹得旁边几个正讨论得热络的宾客怒目而视,仿佛被他打断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般。

郭虹旭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却刻意的没有看过来,而是跟旁边的赵越聊得正开心。董攀想起刚才那些人的谈论,心中越发的烦躁。而此时赵越身边突然走过来一个身形颇为高大些的男子,董攀认得,是张英席张司令。张英席走到赵越身边拉着赵越聊天,郭虹旭也不上去凑他们的热闹,而是独自举着酒杯走开了些。

郭虹旭的神情又恢复了结了霜般的冷漠和冰冷。他似乎不太喜欢与这些前来赴宴的宾客搭话,而是冷冷地徘徊在周围,简单地将自己周围想要来搭话的人应付过去。

“郭虹旭。”郭虹旭握了握他的手,虽说有理智死死压着,可他生理上的反应总是下意识地躲闪。

他们走到露台上,露台正对着花园,而此刻人都在宴会厅了,没有人会无聊到出来看他们聊天。

“你还想来这一套么?”郭虹旭先一步转过身,背靠着栏杆看着董攀。他一路上已经感到了董攀灼热而毫不掩饰欲望的目光。

董攀只是茫然地睁着眼,看着眼前的人,他们离的很近,董攀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鼻息扫在他的唇上。

“攀攀,闭眼。”对方的语气很温柔,董攀感受到郭虹旭的手轻轻覆在了他的眼上,接着是一种柔软的触感落在他的唇上。肉pwp温柔的接触,接着是逐渐的深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rbanlinks.net/,狼队郭虹旭的舌灵巧地挑动他的舌尖,津液中混着酒精的味道。董攀几乎是难以自控的抚上了对方的后颈,他想要加深这个吻。

一次,是郭虹旭把被打伤的他救回教堂,他从此记住了这个总是会温暖地用善意对待世间的神父,他甚至萌生了本不该有的杂念。

一次,是他再也难以控制自身的欲望与杂念,那一次,他将这个心中的圣人按在了身下,他弄脏了他。

但郭虹旭没那个心思再去管这些风言风语,他连酒杯都没顾着放下,便追了出去。

郭虹旭走到教堂门口,正好看见坐在门口台阶上哭的董攀。对方哭的就像个孩子一样,也没什么大声音,净是呜咽声。

“起来吧。”郭虹旭将他扶起。他们走进教堂,董攀穿着黑色的西装,而郭虹旭穿着白色的燕尾服。若不是少了花门与红毯,这场面真像极了婚礼。

郭虹旭将杯里的酒喝了一口,剩下的想也没想便倒在了身上。红酒染脏了他的白西装,也点燃了两个年轻人的欲火。

董攀坐在一侧的木椅上,而郭虹旭就直接坐在他的身上,俯下身去与董攀交换了一个湿吻。

董攀发现郭虹旭先是自己脱去了下半身的衣物,又将他的拉链也一道拉开。修长的手指划过他的胸前,多了些挑逗的意味。

董攀伸手去搂他的腰。郭虹旭不是属于干瘦的那种,他的身上带着些小肉,摸上去的触感很舒服。

“别,旭旭。”董攀抚摸着他紧绷的背,经历过上一次后,董攀想试着不再让他那么疼。但是董攀脸上的眼泪还没擦干净,一激动又忍不住往下落金豆豆,倒是郭虹旭分出神来给他擦去眼泪。

但郭虹旭有时就是很固执,他用一个绵长的吻堵住董攀的唇,接着是熟悉的插入感。这一次也许是他提前带好了润滑和做了扩张的原因,确实没有了上次的那样钻心的痛感。

“不哭了。”郭虹旭放缓动作,以方便自己能完整地说完这句话。然后董攀以为他累了,便主动承担起了这个动的使劲工作。

“主教导我们要救赎这个世间。”郭虹旭还保持着跨坐在董攀身上的动作,狼队头枕在他的肩上,玩着董攀头上的几搓乱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